原创 | 未来工作的趋势:基于零工和企业灵活用工的演变
2020-06-25 11:25:48
  • 0
  • 0
  • 0

来源: 清华管理评论 

导语

整个社会在感触零工经济和灵活用工脉动、享受其带来的便捷与益处的同时,也让人们隐隐感触到它给社会、企业和管理带来的新挑战。变化已经开始,平衡已经被打破,或许唯有以开放心态拥抱变化,行动上积极创新,未雨绸缪,方可使企业在非线性情境中磨练出复杂适应能力,打造成复杂适应体,从而因应复杂环境与更剧烈变化。

文 / 刘俊振、王泽宇、姜珅妍

未来工作发展趋势

总体而言,新型零工从产生那日起,就备受争论:它是一种权宜之计,还是可依靠的长久职业生涯选择?它是一份“光鲜照人的好工作”,还是对劳动者剥削更隐藏的工作变种?的确,零工工作缺乏安全性和必要的保障,或许也存在中介平台隐形剥削和盘剥加剧问题;零工工作加剧了劳动者之间的竞争继而带来相互压价,也可能存在由于独立工作时人际交往少而造成社会隔绝等问题。同样引发争议的还有企业灵活用工。虽然灵活用工在节约成本方面有所贡献,但灵活用工增加了组织战略灵活性和高绩效了吗?企业外部灵活用工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模式是否太随心所欲?有的企业内部灵活用工创新实践极力将员工往市场推,是否也太过无情?

虽然存在诸如上述的困惑和潜在问题,但在科技应用、社会发展、人们对工作生活追求巨大提速的当下,无论零工工作、零工经济,还是企业灵活用工,其本身就是一种发展中的社会存在,一种重要选择,一种强大的力量。一方面它们各自进化着、相互影响着,一方面也影响着未来的工作、未来的组织、未来的经济和未来的社会的模式和模样。

它们的存在、交织与演进至少将给社会和职场工作带来如下变化:

第一,更具灵活和多样性的工作以及就业将成为主流,人们有机会体验和从事更多工作,同时职场中工作设计将迎来新的爆发点。

工业时代人们所习惯和追求的是一份稳定的、长期的工作和劳动关系,人们大多数要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提供固定劳动,只要按时打卡、到工位,履行企业设计好的任务活动就可以了。新消费经济、服务经济拉动下的后工业化时代,取而代之的将是越来越灵活的工作种类、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和工作形式,同时一个人也将在一生中有机会接触、体验和从事更多的工作和职业。

当然,职场中的工作岗位将被设计得更具吸引力,更贴近新生代群体的需要,从而达到内在地激励激活个体的目的。工作轮换、在家通讯式工作、移动办公、共享办公室、工作岗位分享等,甚至更为复杂的工作设计譬如游戏化工作、众筹式工作、事业化工作等,也将成为人们完成工作的形式以及更多企业的实践选择。譬如美国陶氏为员工提供了每周工作三天的灵活安排,并规定如果员工退休后还愿意回来,公司的大门将一直为他们敞开。

第二,无论社会上的工作,还是职场中的工作,都将被切割得更精细,完成工作需要的企业内外技能和智慧能够被有效协同起来,不同身份的人甚至陌生人通过网络平台一起工作成为可能,同时基于兴趣、价值支付的序幕也将被开启。

首先,可以想象,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未来大多数工作都不会过于复杂,或者即使复杂,也会被分割成众多细小的、更精细的工作任务,或者只需要短期就能完成的项目。譬如企业可以把一份完整的工作分解成小项目、微任务或类似游戏中需要不断升级的“关卡”,之后向公司内部或外部非特定群体发包出去,由那些有能力、感兴趣、恰好有时间的“毛遂自荐者”接包来完成,这样既降低了由于工作复杂无法独立完成的风险,又降低甚至消除了人们对于完成长期、固定工作任务而产生枯燥感和枯竭感。譬如微软在新系统正式推出前,将大范围检测漏洞这一项繁琐又单调的工作设计成一份有意思的比赛项目:全球检测员谁找到漏洞最多,谁就可以登上荣誉榜。这样的工作即使没有实质性物质奖励,但每次都会激发检测人员浓厚兴趣,从而在短时间内就找出成百上千的漏洞和错误。

其次,未来工作将更多以项目为纽带,以网络为平台,有效协同、整合企业内外甚至全球的专业资源和智慧来完成。在这样的虚拟团队中,大家可能素未谋面,也可能跨越不同种族和文化,但基于共同的任务和各自的兴趣和专长,他们就能跨越时间和空间地联系和互动起来。谁的身份如何,谁是公司内部员工,谁是兼职者,谁之前从事什么职业,甚至谁是残疾人,谁可能还在监狱服刑等等,都不重要,社会创造力由此并充分激发出来。

最后,未来工作的结果及质量将主要被管理者关注,而非工作出勤(率)、工作过程,同时报酬也将越来越跟完成工作的结果挂钩。员工是否能给企业和团队带来价值也将被高度重视,员工价值模型中的学历、工作时间、技能经验等传统要素将被兴趣、经历、潜力和创新所取代,基于价值模型的员工精准化管理和基于工作成果的精准化支付将成为趋势,同时基于兴趣和经历进行支付的序幕也将被开启。

第三,起着主宰、主导工作以及工作面目的主体力量悄然发生变化,员工日益成为主导者和主宰者。

新型零工让传统雇主的所有权和垄断权逐渐丧失,个体真正能够独立自主地支配自己,不再把控制权交给某一个雇主,个体实现了与平台、客户企业在人格上的平等,实现了人性的解放。工作也不再是企业和雇主提供给员工的恩赐和奖赏,不再仅仅是个体谋生的手段,而是价值和能力发挥的舞台,是自我价值和事业实现的平台,因为未来新型工作能够让个体认识到自己的技能、兴趣和经历还能够帮到更多人,帮助更多人解决问题。

实践中,职场员工将对传统工作进行“符合自己心意”地剪裁,而不再完全依赖和遵从雇主和管理方的标准设计样板,职场中工作重塑将迎来高潮,重塑后的工作将变得更具任职者个性化模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湖北快3走势 三分PK拾平台 新疆喜乐彩 快乐赛车 吉林快3 三分时时彩 欢乐生肖 极速PK拾 欢乐生肖 上海时时乐开奖